Gadget

目前仍無法透過加密連線存取這項內容。

Categories

工作態度 (1)    方法論 (5)    本土化 (9)    危機管理 (2)    死亡 (1)    自我成長 (1)    自我管理 (3)    決策管理 (1)    版本 (1)    社會 (2)    品管 (3)    風險管理 (1)    效能 問題 (1)    時間管理 (5)    專案 (10)    教育 (1)    產能 (1)    產業 (5)    軟體 (4)    測試 (10)    閒聊 (14)    溝通 (4)    道德 (1)    漫談 (23)    管理 (1)    機器翻譯 (1)    簡轉繁 (2)    翻譯 (8)    booksore (1)    Chinese (1)    Flash (1)    G11N (1)    I18N (3)    Industry (1)    L10N (8)    politics (1)    Project Management (6)    Revision (1)    Software (3)    Testing (4)    Time Management (1)    Translation (4)    UI Design (1)   

2010年12月16日

票選的方式與結果

想要利用票選來選出特定目的的目標物,例如說想要藉由委員會票選出年度傑出青年,這裡頭包含了目的(緣由)、手段、與結果。手段是工具,緣由是入物,結果是產出物。

我們都知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現在想要畫一幅畫,你用炭筆、粉筆、原子筆、水彩筆,畫出來的結果都不一樣,如果你拿了炭筆卻想畫出印象派畫作,那恐怕有點困難。

票選也是這樣,票選的工具有很多,例如開放性投票(任何符合資格的標的物都可成為被票選目標、以及投票成員沒有限制,只要符合資格,例如會員,都可以投票)、封閉性投票(標的物是經過特定條件篩選或初步評選,符合資格後才進入候選資格,或是投票成員為評選委員等),加權性投票,簡易式投票等等。

像 SourceForge 近年來每年度會舉辦最佳專案票選,他是開放式票選,只要你是會員,你就可以投票,是不是任何專案都可以被投票我倒是有點忘了,印象中是。此外,票選還分很多個類別,例如最實用工具、最棒的設計、最有創意的設計等等。

在上面的專案,有些也許是很通俗的工具,好比說 MP3 播放器算是很通俗很廣泛被使用的工具,那麼某個專案也許會獲得相當多的選票,因為他有相當多的用戶會投票給他。

另外,有些專案是設計給特殊領域,他也許相當專門專業,但不是很易用,只有業界人士熟稔,但某個設計很棒的專案也許會被票選出來為最專業的設計專案。

想要藉由票選來選出特定指標目的時,真的要想清楚自己想要選的是什麼,以及需不需要有多個面向多個不同的獎項;要開放投票或是委員會評選,也是票選工具的選擇的關鍵要素之一。

一般而言,當開放所有人都可以投票時,這些人很難可以依照某特定專業評選標準來去做評選,例如票選出最佳烹調,我們不太可能請一百位評選,針對料理的食材類型選用、新鮮度、口感、成本、整體烹調設計等等來分別給分,若需要這樣評分,不如找專業評選委員。因此,一般讓所有人或是一些群眾來進行票選,其結果比較會偏向人氣、通俗。同樣的烹調,讓評選委員去評選出來最佳烹調,與群眾票選的結果,不一定一樣。群眾也許看得是外觀,吃口感,但不懂這烹調其實難或是簡單,但評選委員則是依照專業角度來去做評選,選出來的絕對是上乘作品,但不見得能被廣大群眾所接受,或不見得是最佳人氣。

還有,當想要開放所有人來做投票時,如果所謂的所有人其實是一群很小的個體,像是要選出最佳社員這種,也許就不適合採用開放性投票。因為,比方一個具有 50 個會員的社團,開放讓大家自由票選最佳社員,結果可能是有近半數的社員被票選,那麼也許有人就以 5 票當選最佳社員。

2010年10月20日

產品的易用性通常決定了他的成敗

一般來說,產品的易用性 (usability) 決定了他的成敗。排除特殊專門用途或是特殊冷門軟體不談,設計給一般廣大而普遍的使用者使用的軟體,如果在易用性上面表現不好,那麼這個軟體至少不會太成功。

程式設計師往往僅專注於達成軟體的功能設計需求,並確保該能運作正常,但多數的程式設計師往往不懂該產品。例如設計財會倉儲管理系統的程式設計師很少會懂財會或是倉儲,設計人事管理的設計師也不懂人事管理,因為這些領域往往過於專業,即使在團隊裡有系統設計師,有架構設計師,這兩個角色或多或少會在程式開發以及目標用戶之間扮演一些溝通的角色,但多半這兩個角色也不可能對軟體的目標領域有深入了解。

某一定程度的軟體的易用性,認真或是稍加投入的程式設計師還是可以達成一定程度的改善。舉例來說,當某個功能操作環節中有一個步驟要從清單中選取一個使用者自訂的項目類別,這個清單欄位被設計成10行高並且當選項超過10個時會出現垂直捲軸。稍加投入的設計師也許會發覺這個選項清單在多數的使用者一定時間的使用之後,選項多達百位數應該很常見,於是一定程度的增進快速選到想要的選項是必要的。例如在點選清單內任一選項後,快速輸入所想要選的選項值的前幾個字幕將會自動選取到符合的項目上,就類似檔案總管具備的特性那般。

然而,類似這種操作細節往往不會在功能設計需求上加以規範或多所著墨。系統設計師或是架構工程師往往也不管這些細節!如果不是開發團隊的主管乃至大老闆重視產品的易用性,有時即便某個程式設計師具有產品易用性的敏感度,大概也會因為專案時程的壓力而被迫妥協。

從另外的角度來看,程式開發團隊往往不容易發現產品的易用性相當糟糕。程式開發過程中,開發團隊確實會對程式進行單元測試與基本的功能整合測試,但多半是喂給程式很簡單的資料,或是經過特殊設計的資料,只為驗證經過程式運作後會得出預期的結果。例如錄製一個聲音檔,將這個聲音檔交給程式,程式自動將其轉檔成 MP3 格式,在轉檔前或是之後,為這 MP3 檔案加上標籤與自訂類別與評分,然後測試在播放界面打入類別字串,確認該檔案能被正確搜尋出來,然後結束。

很多時候產品易用性的意見反餽往往是品保測試部門提出較多,因為品保部門相較於開發部門而言較貼近使用者的角度,在產品測試時也較會由使用者的角度出發,來測試與驗證這個產品。如果測試時間充裕,品保部門多會建立較多且具有多元性的的資料,然後加以測試。其原意本非針對易用性進行測試,而是為了避免有任何疏漏未能測試到,但往往也同時發現易用性的問題。

嚴格來說,品保部門也不是合適的產品易用性檢驗單位。事實上易用性本身也是門學問,也有專家學者整理出來意用性的特質與特性。比方我們來想想,什麼叫做易用性? Donald A. Norman 提出產品的易用應具備:Easy to discover, easy to learn, easy to use。

我們可以回想看看自己周遭的各種產品,它們的易用性如何,即便我們已經很熟悉的產品,例如自己的手機或是家裡的飲水機。想想看你天天搭乘的捷運,模擬你第一次搭乘,當你在捷運站附近時,捷運站入口是不是容易辨識?走進捷運站後,買票怎麼買,找售票口還是找售票機?在售票機前,如果你完全不看上面的文字,只看符號,是否容易懂得怎樣購票?買到票了,前往驗票閘門,你是否容易知道怎樣驗票?(特別是台北捷運單程票改為硬幣式,這在國外也很少見)通過驗票口後,月台方向指示是否清楚?到了月台後,欲搭乘的車輛在那個方向的月台,是否容易辨識?

當模擬自己是個對該產品極度不熟也不具備相關背景知識時,就越容易發現該產品的易用性做的好不好。這就好比請個鄉下人初次進都市搭乘捷運那般,或是找個外國人首次訪台。當然經過一定的訓練,或是對易用性具備足夠的敏感度,就越不需要刻意做情境模擬,就能發現易用性的問題。

最後,產品的易用性為什麼決定了它的成敗?試想,即使你的產品沒有功能瑕疵,而且你的產品也大賣,但是使用者緊接著發現產品不易使用,即使看了說明書依舊感到迷惑,那麼就會有越來越多的使用者撥電話到你的公司詢問產品問題,你的員工或是客服人員就會忙著解答這些使用上的問題,並且問題的數量會隨著你產品賣越多而跟著增長。我想沒有人會認為需要為了使用 PDA 手機而報名一堂需要繳費的課程來學習它,這並不是像學一套複雜的 PhotoShop 一樣。如果你的產品目標是廣泛且龐大的使用者,那麼它就是要具備足夠的易用性。此外,如果一個產品的易用性太低,好比說你有很多很強大的功能,但是藏的很深,很多人不知道怎麼用,那麼大概多數的人會因為根本沒發覺那些功能而覺得你的產品並沒想像中那麼好,價格功能比偏低,這些顧客會逐漸的流失。

iPhone 為什麼賣的那麼好,裡頭很大的因素之一在於它的易用。我相信有相當比例的人買了 iPhone 回來,說明書根本沒打開過,或是僅翻了幾頁,從此就沒再見過說明書了。 HTC 為什麼賣的比其他 PDA 手機來的好,因為 HTC 也客製操作界面,大大改善 PDA 手機的操作方式與習慣,大幅提升產品的易用性。其他未經客製的 Windows Mobile 手機就失敗在於這微軟原廠內建的界面並不符合手機群 "Smart" 的期望,因為它原先的設計是給 PDA 用的,拿著觸控筆想像你在操作一台微型電腦,設計的角度並非從 "Smart Phone" 出發,因此很輕易的就被後起的 iPhone 與 Android 打敗。

2010年8月30日

從技嘉顯示卡規格標示不明看台商製造vs台灣製造

最近在知名網路論壇上面爆出一個事件,有對岸電腦玩家買了一款技嘉的顯示卡,由於商品外盒包裝對於產品規格說明不夠詳盡,導致買家以為買到了內建 1GB 記憶體的顯示卡,實際使用發現僅有 512MB ,原來商品標示 1GB 是所謂的 HM to 1GB (HyperMemory technique to 1GB)。事件發生數日,技家反應也很迅速的表達問題未來的改進,亦即除了在釐清 HyperMemory 技術之外,還允諾會針對易於誤解的身品標示做改進,例如更明確的標示 HyperMemory 1G (on board memory 512MB GDDR5)。

其實類似的商品標示不明誤導消費者的事件相當的多,例如過去當燒錄機市場正在蓬勃發展時,各家廠商針對自家商品的效能表現都採用不一樣的方式來作陳述,例如轉速的標示有以下這麼多種:P-CAV、CAV、CLV、Z-CLV。好比一台標示具備12倍速燒錄雙層 DVD 的燒錄機,其針對這部份的詳細規格為:12X Z-CLV,10X Z-CLV, 8X Z-CLV , 6X-CLV , 4X-CLV , 2X-CLV。一般消費者如果沒有對 Z-CLV 與 CLV 有所了解,大概很難知道這之間的差異。不過討論這細部規格不是這裡的重點。

很多不同類的商品多會以比較利於其商品行銷的層面來列出其商品具備的特殊規格,好比喇叭列出最大瞬間可輸出功率、電源供應器列出其最大可輸出電力功率、燒錄機列出其特定區段最大可燒錄速度、顯示卡列出其最大可動態支配的記憶體容量等等;在 3C 以外的商品也常見這種狀況,例如某廠牌的某種奶粉產地來自澳洲,其商品標示用了中文寫明「產地:澳洲」這樣的字樣,但是其另外一款產自中國的奶粉卻刻意寫成「Manufacture: Heilongjiang」,認真把他念一遍才知道這是「黑龍江」,連「China」都刻意不寫。

近來有越來越多商品開始改用「台灣設計」來試圖掩蓋其產地來自中國的事實,台灣設計的實力如何姑且不論,但試想如果換個商品類型,例如如果今天要買一台 Audi 汽車,廠商告訴你這一台是德國設計的車子,你能接受嗎?據我所知 Audi 的車現在是沒有所謂的「國產」(台灣組裝)的車款,但假定有天有款 Audi 車是所謂的德國設計,台灣組裝,然後價格賣的跟德國原裝進口的其他車款相當接近,消費者能接受嗎?

消費者是很聰明的,如果同質性的商品,一件產自日本,一件產自越南,要是前者賣價 100 ,後者賣價 70 ,也許是個可以接受的價差。但顯然的要是後者賣價 90 ,很多消費者就不太能接受了。

幾年前 Sony 的電視一直都很高貴且昂貴,雖說液晶電視的技術, Sony 並沒有趕在前頭,但是打著 Sony 標籤的液晶電視也一樣高貴又昂貴,但近幾年偶有幾款很便宜的 Sony 液晶電視,仔細參詳其規格才知道原來很多設計與零件材料與高端的款式有相當不同,例如是台灣廠商 ODM 加上台灣廠商 OEM 以及使用了台灣廠商的面板,簡單講究好比一台奇美液晶電視,但是貼上 Sony 品牌。像這種價格有相對的便宜下來,雖是合理狀況,但消費者往往也很難了解為何特定這一款這麼便宜。但消費者多半也會覺得羊毛出在羊身上,特別便宜的機種一定哪裡有其原因,就如上述,ODM 到 OEM 都未經原廠之手。

當廠商不太願意明顯標示商品的某些細部規格時,通常表示廠商認為那將會是一個扣分的項目,好比標示產地為中國可能讓為數不少的消費者望之卻步。然而,不忠實標示或是說不願意明顯標示其商品的「較具弱勢」規格,是否意味著廠商希望藉此矇騙一定層度的消費者,讓其因為不易取得這些細部規格,而購買了該商品。即便部份消費者在事後發現,要退貨一則麻煩,二則可能已經是若干時日後,退貨條件通常不成立(非商品瑕疵)。

近日的台北花博紀念品被質疑有很多的商品產自中國,即便主辦單位事後澄清只有極少數的商品產自中國,其他多數商品接產自台灣,但在解釋那些少數產自中國的商品時,卻以商品全數都是台灣設計,都是台灣廠商在中國的工廠製造為由,辯解這樣仍是 MIT ,無知或是失言姑且不提,心態卻是可議。

個人認為中國已為世界的生產基地這不容諱言,全球競爭以及經濟衰弱的狀況下,很多商品不得不在中國設廠生產,以降低生產成本。但如果一個 Burberry 包包產地來自蘇格蘭,賣三萬;另一款產自羅馬尼亞,賣二萬五;另一款產自中國,賣二萬八;即便不同款式本就有不同的價位,但顯然消費者不太能接受一款產自生產成本相當低廉的商品,其售價與其他產自生產成本很高的地區的商品那麼的接近。廠商要降低生產成本固然可以理解,但是若是不成比例的反應在其售價上,那就會變成暴利。


五六年前我在都柏林買一瓶可樂大約 2 歐圓,同時間到了北京市,一瓶可樂約略是 2 塊人民必,都是 2 元,幣值不同,實際價格差異相當大。當時 1 歐元據說約略兌換 10 塊人民幣,也就是說花 2 塊人民幣在北京可以買一瓶可樂,在都柏林得花 20 塊人民幣才能買到一瓶可樂。假使以此概略的當作物價與人力成本參考,同樣的一樣產品在北京生產與在都柏林生產,其生產成本約會有 10 倍的差異。這種比較是一般消費者會拿來做試算的,當然不精確,但是至少離實際狀況差異不遠。因此,如同上面提到的,如果一件商品產自日本,要價 100 ,消費者就會去估量著同質性的另議款產自羅馬尼亞的若是要價 60 也許是可以接受的合理價位。

其實不管商品產自哪裡,假設廠商誠實且清楚的標示了產地,其價位若也相對合理(較低價格),買賣雙方都可滿意是最好不過。但以政府單位的採購案來看,尤其在於首都台北市要行銷中華民國、行銷台灣、行銷台北市的角度來看,縱使要求廠商清楚標示產地(以及我覺得很可笑的標示「台商」二字),針對產自中國的那些商品來講,台灣在此受惠的大概僅有該公司屆時要繳交的營利事業所得稅的稅收會有所反應,但是對於台灣勞工的就業與人民的收入毫無幫助。

其實原本要競標政府單位的標案,就得要台灣的廠商才能參與競標,外資廠商有意競標必須與台資廠商合資成立新公司才能參與競標。因此不管哪家廠商得標,政府都會在之後收到該公司得標並領得標金後的營利事業所得稅。也就是說這類標案如果要連帶能夠帶動失業率下降甚至國民所得微幅提升,非得實際生產也發生在台灣才行。

那幾款產自中國的商品,是不是台灣真的找不到廠商生產,我不知道,但我相信至少一定層度的能生產的廠商其成本過高,競標廠商也許會因此競標失利。但這是整個生態的問題,下游廠商因為拿不到訂單,而逐漸關廠,上游廠商因中國工廠生產成本較低而一直把訂單發去對岸,政府單位因預算編列問題持續壓低底標導致競標廠商只能尋求較低成本的生產方式。

2010年8月6日

如何清楚的陳述問題

如果是在專門的測試專案裡工作,多半會學到一些測試方法與規範。這裡先保留不提工作上的測試相關工作。先來談平常生活中所遇到的問題。

試想,如果說你上週買了一台冷氣,用了不到一週,今天他突然不會運轉了,於是你撥電話給該公司客服,你會怎麼陳述問題?
「我的冷氣不會動了!」
是這樣的嗎?

其實有這樣客服與顧客之間的對話實際發生過:
「我的電視不能看了,我上週才剛買的!」顧客反應這麼說著
『昨天還能看嗎?』客服問道
「昨天還能看,今天就突然不能看了」
『可以說明一下是怎樣不能看嗎?』
「就我拿遙控器對著電視按電源鍵,但電視就沒反應啊!」
『可以確認一下遙控器是不是還有電嗎?或是你換一組新的電池看看,按遙控器時看上面的發送燈號有沒有亮。』
「我試過了,換新電池後,按遙控器時確認發送燈有亮,但電視就是沒反應!」
『不知道遙控器會不會摔壞了,這樣好了,你走到電視前,從電視的面板上按電源鍵看看!』
「等我一下喔....還是沒反應耶!」
『嗯....可以麻煩你看一下電視的插座有插上嗎?』
「我看看喔....啊沒有插上....」

類似這樣的交談流程會分常冗長,有些公司就會開始利用一些方法教導顧客先做基本的障礙排除,然後在顧客找客服支援前,會再適度的教導顧客要準備哪些資料,例如在產品說明書上就印好一個空白表單,讓顧客準備好問題的背景資訊,以便跟客服接洽時可以較有條理的反應問題。
以上面的例子,在說明書上的基本障礙排除就會先列上諸多檢查項目,諸如檢查電源插座、遙控器、電池等等。針對問題的描述則會請顧客描述故障的種類與細節,例如是開啟電源畫面完全是黑的,還是呈現雪花狀畫面。如果是呈現雪花狀畫面,是不是每個頻道都是如此,有無事先詢問有線電視業者訊號是否正常等等。

在開放的論壇上,也時常有網友詢問問題,類似那種「我的車子突然發不動了」、「我玩遊戲時感覺很卡」、「我的手機執行xx程式就會當掉」等等,千百種的問題,但很常見沒頭沒尾就冒出來一個問題,即使其他網友要協助也完全找不到下手處。

回過頭來看測試領域,通常在規範撰寫軟體錯誤報告時,會要求類似如下的資訊

作業系統版本與語言:
安裝的軟體清單與版本:
問題的重製步驟:
1.
2.
3.

產生的錯誤結果描述:
預期的正確結果描述:

其他附註:

但這是錯誤報告,如果現在是要與其他人溝通一個問題呢?其實我覺得原則是一樣的,當要反應一個問題,事先先要做背景的描述,然後針對問題儘可能的加以剖析,清楚的描述所發現的問題現象,以及敘述預期的正常結果。

好比說如果我想要對台北市政府反應交通問題,那麼也許我可以這麼說:
基隆路與忠孝東路交叉口,在路口西東南側,也就是沿基隆路往北然後右轉東向的忠孝東路這個方向,在上午九點半至十點之間,通常因為已過交通尖峰期,交通警察多半已在九點半之前便已撤離。因此這段時間便開始有很多計程車司機開始違規在路口紅線上,以及公車停靠區域,違規排班,導致公車進站、出站困難,進而造成交通堵塞。建議交警能夠加強此區段的違規取締,以改善交通紊亂狀況。

背景資訊是路段地點,重製步驟是地點加上時間,發現的問題是違規排班,預期的正常結果是加強取締並使交通紊亂獲得改善。

我發現有時有些人在溝通一個問題時,問題被轉了很多手,然後已我旁觀者來看我覺得問題已經失焦了,大概因為在轉手時,收到問題的人往往只花很短的時間看「重點」,然後又轉給下一個人,經常只附帶「客戶反應這個問題,麻煩你看一下」這類的訊息,這時這個信件本身已經很冗長了,如果加上處理人員沒有認真追蹤問題,或是反應問題時沒有提供足夠資訊,往往處理問題的人因為無法重製問題而草率結案。但問題並沒有解決,於是問題又再度透過層層關卡反應,到了最後處理的人員,這時可能已經過了一個月,他大概只有些許的印象,覺得這麼問題又來了,上次不是試過沒問題嗎,然後簡單試一下發現還是不能重製問題,又打了回票。

這樣的溝通就會顯得相當的浪費時間。我通常會建議當發現問題逐漸失焦時,最好是把問題的前因後果等細節重新描述一次,不花多少時間,卻可能讓問題可以快速回到焦點上並在短時間內獲得解決。

一個重點是,通常問題在被轉送時,訊息會逐步被短縮,所以有必要的話,最好每遇上一個新的處理人員,就跟他再描述一次問題。

2010年8月5日

繁體中文市場的式微與簡體中文的興盛 - 另一種角度的看法

80 年代由於台灣在電腦產業上追隨 IBM XT/AT 相容電腦表現的相當不錯,加以倚天中文系統的市場策略成功,使得繁體中文早在 IBM 與 MS DOS 時代就已經相當普及,其技術能力應可與日文相比擬。

繁體中文的發展演進,在此不多做著墨。但也因繁體中文發展的早,技術也成熟,加以台灣的電腦與資訊產業起步的相當早,從 1980 一直到 2000 年這二十多年來,全球的中文市場幾乎都是以繁體中文為主要考量。期間有很多軟體一開始沒有中文版,甚至有很多熱心的網友自製中文化,而再藉由繁轉簡來產生簡體中文化的補丁。

中文的遊戲市場更幾乎都是繁體中文的天下,即使到了近幾年,在新加坡與中國,台灣的遊戲公司製作的中文遊戲仍然相當盛行。

但是,自從中國的近十年科技與資訊產業快速的發展,全球主要大廠開始重視中國這個市場,也開始發現簡體中文龐大的使用族群與需求,但對比繁體中文市場的需求,後者顯得小了很多。因此在近年不乏有廠商推出多語言版本的產品,其中卻僅包含支援簡體中文但不支援繁體中文的狀況。又或者,開始越來越常見廠商採用簡轉繁的技術來應付滿足繁體中文市場的需求。

以蘋果的 iPod 與 iPhone 而言,在其早先的版本是支援繁體中文的,但在其近期的產品,如 iPad 來看,簡體中文在現時已然支援,然而繁體中文的正式支援卻遲遲未見消息。這樣的狀況在近幾年越來越常見,許多產品只支援簡體中文(精確的來說是僅有簡體中文化版本),或是採用簡轉繁技術來處理繁體中文版本。

簡轉繁的問題在於其僅針對文字形態做轉換,針對兩岸辭彙使用的差異卻未能完善的處理,例如簡體的「默认」常常直接被轉換成繁體的「默認」而不是「預設」。至於更難處理的文詞習慣差異更是不可能能夠顧及。

繁體中文市場正在逐漸的被忽視,而簡體中文市場正越加的擴大。

然而遊戲市場短時間內仍然以繁體中文為主,多少礙於中國針對電腦遊戲或是電視遊戲的嚴格管制,輔以台灣的遊戲技術發展仍較為領先。

例如兩年前中國官方因對知名遊戲「魔獸世界」的審核退件,中國的魔獸世界新資料片遲遲不能正式上市,導致中國的玩家大批湧入台灣的伺服器。而七月底剛宣佈全球同步上市的遊戲「星海爭霸-自由之翼」,其中文版本目前僅有繁體中文,簡體中文版本據傳受限於中國法規的問題仍在進行微調當中。這樣的狀況也導致中國的玩家只能先購買繁體中文的版本然後連線到台灣的遊戲伺服器。

但這樣的景象還會維持多久?會不會幾年後中文遊戲市場也開始變成簡體中文為主流而繁體中文遊戲越來越少?

2010年6月28日

解決事情的方法

每個人天生都有一套解決事情的方法。上古時代的人類當或許意外發現烤熟的肉比起生肉來的好吃時,便開始想辦法弄出火來,於是不管是鑽木取火或是用擊石取火,都是一種方法。這應該是動物本能,遇上問題時會去思考怎樣解決,以動物本身的智力與行為能力所能解決的就可能會被發展出來一些解決方式,超乎其能力所及的就無法被解決。

如果說在你面前有一堆硬幣,估計有上百個,當你想要數清楚其數量時,也許一開始你會一個個把它挑到桌子旁的一角落,逐一數數量。過一陣子你會開始發現這方法不行了,因為桌子的一角快佔滿硬幣了,於是你可能去拿個桶子把數過的硬幣丟進去。再過一陣子你可能發現這樣一個個數實在太過緩慢了,於是你發現你可以先數出十個為一疊,然後你可以以這一疊的高度為基準,然後只要疊出一樣的高度的就會是一樣的10個硬幣的數量。再過了一會你大概發現這樣還是不夠快,因為面前的硬幣似乎不是上百個,恐怕有上千個,心中盤算要是有五千個,那十個一疊也得要疊個500疊,慢!於是你想到既然十個一疊每疊會等高,或說等高的一疊會是一樣數量,那麼重量應該也是一樣,於是你想到去拿個秤子秤一袋100個硬幣的重量,那麼只要一樣重量的一袋硬幣就會是同樣的100個的數量,那麼如果是五千個硬幣你就只要秤個50袋。這就是解決事情的方法,並且會因為問題的難易而有所改變,你不會為了數幾十個硬幣而採用秤重的方式,太不切實際。

職場上常常我們會講到 Problem Solving ,有些人具備很強的問題解決的能力,有些人則似乎遇上複雜問題就束手無策。解決問題的能力,天生有人擅長有人不太擅長,但借重一些科學的分析方法可以改善部份人不擅於解決問題的缺陷。就好比上面數硬幣的例子,我們可以教導這些人,請他先從小問題開始思考,思考現有的方法是什麼,再逐步擴大問題複雜度,然後逐次檢討既有方法的可行性,進而思考方法的改進。即使有些人可能只能知道舊方法不切實際,但想不出更好的方法了,但至少他了解到應該要有改進的對策。

大致上很多問題會有個條理在。記得小學的自然科學實驗或是中學的理化實驗嗎?老師教導著實驗時有所謂的可變因素、不變因素、以及結果,每次實驗我們只能改變一個變因,然後觀察實驗結果,如果結果沒有變化,表示這個變因對結果沒有影響,直到我們找到真正會影響結果的變因。現實生活中問題來的複雜很多,並且多數時候我們不太可能逐一改變單一變因來去找出問題癥結所在,那會太過曠日費時。於是一些逼近的方式就必須要被加以利用。例如我們會試著把可能的變因群組化,一次測試一批群組變因,這次的群組變因對結果沒有影響就表示裡面的所有變因都不是真實變因。但真正的狀況還要更加複雜,因為真實變因往往不只一個,並且變因對結果的影響往往也不見得是線性或是等比例這種易於量測的變化。但總之大部分的狀況可以藉由一些科學的方法來加以分析與歸納,從而做出較為正確的判斷並加以解決。

2010年1月12日

先進國家的人高尚到哪去了

去年年底我在南台灣待了幾天,發現高雄、台南的著名觀光景點多半還是來自大陸的觀光團居多,台灣遊客很少。說實在的,確實不少大陸觀光客給我感覺有那種層次較低的感覺,怎樣的層次低呢?就類似感覺文化水平低了些、講話粗鄙些、沒水準之類。但老實說,我倒不討厭這些觀光客,摸著良心檢討,十幾二十年前台灣人出國觀光是不是也是這德行?

換個角度想,大陸土地遼闊,各省間的風俗民情多少有差異,普遍來說人的個性較為爽朗,某種層度來說也是熱情的多。五六年前我頻繁的到訪北京出差,北京也很多來自個省分的外地工作者,店員或是偶爾路上偶見的路人也多熱情的寒暄或是交談,即便有些猜想我應該是台灣人,有些只猜我是來自南方省分的人。對比台北市,有時感覺台北人稍稍冷漠了些。也時常聽到有人覺得日本人對比台灣人又普遍更為冷漠許多。你看日本人表面上彼此都客客氣氣,頗有禮貌,實際上就是彼此都保持了一段距離。

我只能說,其實這都是不同的國家、地區,不同的文化、社會背景造就的不同的風俗、民情,好壞很難相互做比較。

至於什麼粗鄙不粗鄙,說實在的,先進國家諸如美國、法國,這些國家的人民就真的高尚到哪去了嗎?難道這些國家就沒人犯罪嗎?這些國家就都是禮尚往來嗎?這都不可能是絕對的,一個社會裡總是會有好壞夾雜,只是隨著不同的年代,而有不同形式的呈現!

我覺得也不需要去鄙視比我們較為落後的國家,總是來者是客,只要他不是來欺負我們的。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vs.「十年河東,十年河西」之導言篇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是中國古代的成語,形容天下分分合合,輪迴演進。周朝天下統一了近八百年,卻分裂乘數小國,形成春秋戰國時期群雄割據,最終秦始皇統一了天下。漢朝又是另一個例子,漢朝末期,天下又分裂成魏、蜀、吳三國,最終西晉一統天下。

商場上是不是也常見這種分分合合的例子?一家公司的崛起、壯大,本業之外又擴展了相關的產業,甚至轉投資到非本業,更又甚者,購併同業或相關產業,讓自己更加的壯大。但也不乏很多大公司在自行進行切割,好讓母公司更加單純,讓子公司更加靈活輕巧。

在公司內部也有時會見到這種分合跡象,當一個部門逐步擴大,是比考慮組織架構重整,例如讓一個大部門再依其專業分成數個小部門,上置更高階主管加以統籌管理;也有那種多個相近部門也許因為分工過細,造成人力重複而未能充分利用,因此加以整併。又是個分合的例子。

「十年河東,十年河西」(也有說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白話說是十年前河東繁榮,十年後河西繁榮。大意是只風水輪流轉,若干年前的繁華,若干年後也許繁華不再。

荷蘭人統治台灣時期,台南一度是台灣最為繁華的地區,堪稱台灣首府,但現在台灣最繁華的地方是台北。誰知道會不會若干年後變成高雄是台灣最為繁華的地區?

又說台北市過去在西區是最為繁華的地區,現今的信義區過去根本是荒煙蔓草,曾經忠孝東路在復興至敦化一帶甚為繁華,被稱作台北東區,而現今繁華地區已繼續往東推至信義區市政府周邊。